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上大压小”的煤电项目建设热潮,将持续多久?

  • 新闻
  • 2023-03-20
  • 39
  • 更新:2023-03-20 00:52:49

  目前新核准的煤电项目,大多是100万千瓦级的大型燃煤发电机组。

  一边淘汰落后产能,一边布局先进机组,今年煤电行业的新旧更替正在加速。

  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19日,湖南、黑龙江、安徽、陕西、山西、山东、湖北等省份陆续披露2022-2023年淘汰关停煤电机组情况,涉及超过90台煤电机组。

  山东关停的煤电机组数量占据了其中的多数,达到73台。不过,与其他省份相似,山东关停的机组大部分都在5万千瓦以下。上述关停机组中容量较大的是湖南省耒阳市大唐华银电力公司的2台21万千瓦机组。

  尽管淘汰机组的数量庞大,但由于落后产能以小容量机组为主,因此上述机组合计容量仅为300万千瓦左右。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2年末全国发电装机容量256405万千瓦,比上年末增长7.8%,其中火电装机容量133239万千瓦,增长2.7%。对比之下,新增装机明显高于淘汰产能。

  根据各地披露的信息,这些新增装机容量多来自大容量的先进燃煤机组。以煤电大省山西为例,2022年山西省级重点工程项目名单中,涉及六项“上大压小”煤电项目,12台均是100万千瓦的大机组。此外,还有五项低热值煤发电项目,单个机组最低装机容量也有35万千瓦。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第一财经表示,近两年来,“上大压小”几乎成为煤电行业共识,既是为缓解高峰时段和极端天气下的电力压力,也是为可再生能源提供稳定的“配套”。虽然小机组在某些方面也具备一定优势,但从全局而言,关停落后小煤电机组,代之以大容量、高参数、低能耗、少排放的先进机组,仍是推动煤电结构优化、清洁高效发展的重要手段。

  小煤电持续淘汰

  湖南省能源局3月14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根据国家能源局下达的2022年湖南省煤电行业先立后改淘汰落后产能任务要求,已对大唐华银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耒阳分公司2×21万千瓦关停拆除机组进行了现场验收。

  这也是今年多省份公布的关停机组中容量较大的一例。根据官方资料,耒阳两台21万千瓦的煤电机组已服役34年,属于延期服役,于2022年12月初正式关停。为缓解当地用电紧张局势,同月一座全新的电化学储能电站(20万千瓦/40万千瓦时)顺利全容量投产并网,该项目也是湖南省目前单站容量最大的电化学储能项目。

  在煤电行业中,通常将10万千瓦以下的称为小型煤电机组,30万千瓦左右的称为中型煤电机组,60万千瓦及以上的称为大型煤电机组。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在今年多地公布的淘汰关停煤电机组名单中,类似湖南能够达到接近中型煤电机组规模的案例较为罕见,更常见的是小型煤电机组,也就是业界俗称的“小煤电”。

  根据山东省能源局公示的名单,73台关停的煤电机组涉及潍坊、烟台、济宁等十余个城市,电厂类型涵盖了化工、热电、纸业等多个领域。其中,5万千瓦以下的煤电机组超过60个。

  事实上,全国许多省份都在“十三五”期间出台了关于淘汰关停30万千瓦以下燃煤机组的通知,并且给出了明确的量化目标。例如,《河南省2020年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战实施方案》提出,2020年底前,全省除承担供热、供暖等任务必须保留的机组外,30万千瓦以下煤电机组原则上全部关停淘汰,60万千瓦及以上煤电机组占全省煤电转机比重达到65%。

  但另一个现实情况是,由于部分燃煤机组仍然承担着民生供热、供电的任务,不能简单“一关了之”,因此“十四五”期间这项工作仍处于探索过程中。

  近期,小煤电的关停数据陆续发布再度引发煤电行业人士关注。有企业界人士猜测,在大型煤电机组纷纷获批上马的情况下,小煤电被挤压的生存空间是否存在松动的可能。

  对此,林伯强表示,在“双碳”目标下节能降碳、安全高效的重要性更加凸显,我国的许多小煤电建设于上个世纪,普遍存在煤耗高、设备老旧、可靠性差等问题,即便寻求改造在经济性上也很难成立,不如用大型机组等量替代。

  “之所以保留小煤电的呼声一直都存在,一方面是因为这些煤电很多都过了还本付息的阶段,除去人工、燃料就是利润,而后面新建的大机组财务成本要高得多。另一方面,许多热电联产的自备电厂也为居民和企业提供了廉价的热源。但是,这些便利的背后是以牺牲环境等权益为代价的,不符合发展的主流。因此,它们中绝大多数的退出只是时间问题。不过,退出的过程也要分轻重缓急,如果当地热能和电力的供给一时跟不上需求,那么就再缓一缓。”林伯强称。

  除了时间上的有序推进,也有专家认为,分类施策应是未来关停“小煤电”时的基本思路。

  华北电力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袁家海对第一财经举例称,一则,背压式的热电机组并不应统一被归纳为落后机组,实际效率很高,至少优于大型纯凝抽气机组,可根据项目进行实际论证。二则,机组性能好的10万、20万千瓦等级机组,可留作战略备用,它或将成为未来重要的电网备用和保障电源。

  大机组核准提速

  一般而言,煤电项目要经历宣布、项目开发、核准、建设、投产运行五个阶段。其中,项目开工建设前的宣布、项目开发、核准三个阶段又可统一称为项目前期,核准是项目获批成立的标志性节点。

  全国的煤电装机容量总数由统计局定期公布,不过全国煤电核准与开工在建数据并无权威统计。北大能源研究院2022年12月发布的《加速推动中国典型五省的煤电转型和优化发展》报告显示,2022年1~11月,国内新核准的煤电项目装机总量已达6524万千瓦,超过了2021年核准总量的三倍。其中,2022年三季度核准装机总量最高,达2414万千瓦。

  全球能源监测组织(GEM)的最新统计显示,2021年,中国核准了超过23GW的煤电项目。2022年中国煤电核准量超过2021年4倍,高达106GW以上,相当于每周核准2个煤电项目。该报告称,2022年中国燃煤电厂的审批、开工显著加速,新项目核准达到201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多位业界人士告诉记者,经历了2021年的用电紧张后,煤电的保障兜底作用再次引发高度重视。目前新核准的煤电项目,大多是100万千瓦级的大型燃煤发电机组。因为容量够大,才能顶住未来电力需求增长和新能源大规模接入带来的压力,同时集中先进技术做到降低煤耗和节能减碳。

  今后,新建煤电项目的上扬势头是否还将延续,业界也存在不同观点。

  长江证券今年年初发布的专题研报称,虽然政策层面已经开始肯定传统火电对于电力系统的重要支撑作用,而且也开始大量新核准火电项目,但是传统火电巨头五大发电集团对于火电项目依然处于谨慎态度。“之所以产业维度与市场认知存在显著差异,我们认为原因在于深陷亏损的火电资产使得发电集团在新项目投资方面决策更加谨慎。”

  据其不完全统计,从2021年9月份以来,五大发电集团转让火电装机高达2727.3万千瓦(含转让中项目),转让项目多为深陷亏损的火电项目。此外,2022年全年新核准火电项目中,归属于五大发电集团的项目占全部新核准装机的31%,远低于2021年底我国在运火电五大发电集团约50%的装机占比。

  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周大地日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新能源电力不可能长期以火电为支撑,早晚得扔掉煤电这个“拐棍”,需要用其他技术解决电力保障系统可靠稳定运行。

  “虽然煤电也有作为新能源发展备用功能的说法,但煤电厂一旦建成,它会为了经济生存,力争年发电小时数在4000小时以上,很难只作为后备支撑能源。这就成了‘水多了加米,米多了加水’,很难解决结构性的低碳转型问题。”周大地称。

  袁家海也认为,多地新建的煤电机组,若因市场需求或者新能源的挤压而使其利用率上不去,将会造成较大浪费。如果这些机组因为未来气候风险持续扩大而提前关停或失去市场价值,企业还将面临极大的搁浅资产负担。因此,各地应该从长远谋划,避免出现一边大建低效利用,一边又将老机组简单关停的现象,造成资源的双重浪费。

有话要说...